Sign in

A self-motivated political science rookie.

International conflicts today are hardly a matter between politicians, diplomats, or military staff. Given the wide variety of conflicts, the mass public actually has a say in identifying national security risks and sometimes becomes active participants in them. During this process, something might go slightly wrong and breed unnecessary uncertainties.

How should we identify national security risks? One of the most common ways is to find out whether there are any potential attacks and threats from other countries or non-state actors. That is, who can harm us? Identification and attribution could be a less difficult job in the past. Say…


「恁北有美國博班了,送。」

I have been dreaming about a different life beyond Taiwan. Finally, it became true. After being rejected from 16 graduate programs in the last cycle, I got generous offers from my dream schools this year. Given all the uncertainty and anxiety, the last few months have been one of the toughest yet the most rewarding time. As all appli …


25歲,看著許多人光鮮亮麗的人生起飛,說不羨慕是假的,但沒魚蝦也好,隨手紀錄一下自認為那些有些好笑的平淡日常的小小成就。

隨文雜想就是廢文系列,大家別太認真看呀。

總是有些事情會讓人隨著日積月累,便成了一個習慣、儀式、或是期待,某日我細想,有什麼事做了超過十年?開心無聊難過都尻一槍、每周固定追海賊王、每月固定追進擊的巨人,想到這裡,不禁想起一些過去的瑣事。

尻就對了以前與同學在打嘴砲時,肚爛小考、幹譙模擬考、咒罵學測和指考時,某位同學突然一本正經地說:

幹認真跟你講,覺得煩惱困惑肚爛的時候,先尻就對了。

幹,搞屁,這個天外岔來一筆。

但他從此幫我建立了一個健康的尻槍心態,也的確,偶爾或常常,尻著尻著,心中繁雜的瑣事也就跟著精液出去了。這件事想來頗有趣,我私自猜想,不論男女,總有一段稍稍有些漫長的日子,在獨自一人解決性需求時,多少會感到有些無來由的罪惡感,似乎正是小確幸的反邊,似乎減一片樹葉丟進垃圾袋當作積功德,就能減輕罪惡。輕微如此卻是完全沒必要的,現在想想,這位同學是真功德無量,擺渡少年無意義的憂愁。

海賊王啦幹到現在還是覺得海賊王比航海王順耳順口一些,儘管尾田的劇情越來越讓人麻木,但從以前的每周三,到現在的每周五,等待各種簡繁中文的一些微熱血,多少是種生活裡的小浪漫。某日回頭看第一話,突然發現尾田的畫風改變之大,想想也好多年了,是不是這種長壽的少年漫畫都會隨著我們一起成長呀?以前期待單行本的我還被叫小朋友,現在連哥哥都不一定聽得到了,只有莫名其妙的小孩們會叫我一聲「叔叔」,差了他們快二十歲,該是被叫叔叔了。

帕拉迪島進擊的巨人再幾話就要完結了,全球疫情肆虐時,在臺灣度過安然的日子,念著自己的所學、看著全世界的莫名敵意,進擊的巨人總是給人一種無來由的既視感,只是我們沒有巨人,也沒有立體移動裝置,只有如同看著高牆某天會被踏破的倒數計時感。在這部動漫裡面難得聽到跟我同名的腳色,幸好是個很有特色又高強的反派,不幸的是他有點老,沒幾集就領便當了。希望以後這個角色可以取代芭比的男友,大家聯想肯尼的時候可以先想到這個面惡心善卻心狠手辣的大叔。

非人物種我終於敢用手碰貓跟狗了,某天喝且醺且醉時,突然覺得這些非人的生物,還算有點可愛,手就摸下去了,之後幾次看到那隻狗,我也是挺樂意陪牠玩。最近我家附近的貓越來越多,早出晚歸看到那些棕色、黑色或白棕色的貓,或心生羨慕,或心有慰藉。

國軍戰力強 把兵役服完,也算是了卻一個疙瘩,人生大概很難再有機會那麼無所事事,終日渾渾噩噩,除非簽下去。說到這,我曾經以為當兵時總要克服些什麼人生的困難,於是乎,某天看到餐盤上的苦瓜跟茄子,覺得是挑戰的時候了,大概是動漫中開始邊回憶邊集氣,準備使出絕招喊出招名的瞬間,我那雙筷子夾了一口苦瓜放到嘴裡,心中咯登想道:

算了,人生好難。

我又默默把那口苦瓜從嘴巴挑出來,放在罐頭鳳梨旁邊,我的熱血就這樣被一口苦瓜澆熄了,幹他的,真的好難吃。細想,一些男子氣概為軍為國的壯志豪情,我當兵時不大理睬,做不太到也不甚明白。從此,無論是苦瓜還是茄子,都是不挑食的鄰兵替我解決。

好想打電動我做大部份事情都不太專心,讀書吃飯什麼都是,就連睡覺都會夢遊,只有打電動時,我能達到心無旁鶩的狀態。但隨著工作與學業的雙重夾擊,電玩竟然從我的生活中慢慢淡出,小時候覺得大人不打電動實在太過可惜,不打電動一定是無聊的人,但我竟漸漸變成這種人,可憐啊。希望去美國以後,可以入手個電視跟PS5,被論文和異地鄉愁要脅時,能躲進虛擬世界裡探索另一個天地。

喝醉當興趣某一日突然發現自己的生活太過單調,於是決定把喝酒從聚會的副產品,當成一種興趣、作為一種生活的養分,無論是看書、跑酒吧、觀望實體課程,都想要投資一點心力,讓喝酒成為自己的興趣。小時沒才藝,長大沒興趣,怎麼想都太過可悲,所幸酒量還過得去,是該善用、善用。但想得太嚴肅也沒意思,偶爾還是會想念毫無顧忌地喝爛酒,醉醺醺還有點失憶的時光。

百香綠加珍珠以前天天都會喝一杯手搖杯,到大二之後,一周也至少喝個一兩杯,但沒想到現在基本上是不買了,僅有前陣子補習時,偶爾喝一杯當正餐補充那晚的熱量。依稀記得自己在高中時,有了一個莫名的判定標準,「只要我還會固定去買手搖杯來喝,我應該就算年輕。」現在我自己不大喝了,難道是我正在默默的投降?

人生似有進展過去幾個月密集了做許多事,考了兩個不同的英文檢定,考外交特考、公費留學,申請博士班、不斷投稿,前些日子還慌張地無法自拔,現在看來就快塵埃落定。我停滯已久的生活總算要有些進展,今年也第一次開始送紅包,也似乎提醒我要學著更積極地打理自己的生活,無論是錢財或是未來,但多少還是對自己的軟爛個性有點捨不得,每天伊伊啊啊的說垃圾話真是頗開心的日常。

聽說25歲開始是下坡倒不是說自己的人生多糟糕,但身體似乎默默地發出一些警訊,酒量雖然還可,但恢復期又多了幾個時辰。吃炸物開始會覺得身體有莫名其妙的疲累感,食量也不如以前可觀,一天一餐大抵是做得到的,爬樓梯也慢慢感受到膝蓋的燃燒。雖然知道又有新的潮流正在湧動,媒體、軟體、動漫等,但就是沒那個心思去關注,糟糕,真的是下坡了。

自己姑且從過去的隨筆中挑了一小段話出來。

生活或多或少都可以說是一張紙,用過也好,全新也罷,過去與未來都顯得虛無飄渺,僅有當下的一些苦楚稍顯真實,一如蹂躪過的片片紙絮,平整之間,稍稍突起的皺褶,真真切切。


在今年疫情影響下,還抱著留學夢,但又害怕各個大學的慘淡財務狀況,更擔心自己不怎麼值得一提的學經歷,所以就來考公費ㄌ,希望捧著錢錢,還有幾間univer$ity,願意收留我這ㄍ想出國旅遊+酒醉ㄉ學術拉基。

Here we go!

我的組別是政治學群(109),學門是國際組織與國際法,領域是國際組織理論,筆試的考科是國際關係理論與國際組織。希望以下的一些內容可以幫助到有需要的你們。

筆試:考古題+時事+自己猜題

東講西講沒有一個具體的東西,實在說不過去,如果下面的廢文,你已經預測沒有價值(基本上是預測成功ㄌ),或是妳不想看(阿優懂時間寶貴呦),那希望我這個錄取仔的練習筆記,也就是下面的「國關考古題」,或許還有點價值可以幫助到大家一點點,考試就拚那幾個晚上,熬過去就可以去面試談天說地了。

國關考古題 : 有需要整理好的考古題與參考答案,就是這個粗斜體連結了,不是用Word寫的,所以沒有Word檔、只有PDF檔,這是個格式漂亮的東西,歡迎大家來學LaTex,實不實用另當別論,反正看起來夠瞎趴,大致上也算容易上手(原始碼)。裡面有些題目被截掉,那是因為我沒有填入內容,到底是哪些題目,請點入原始碼或自行整理,基本上就是各種有關國際關係的國家考試與公費留學題目,寫起來當複習。

裡面的擬答是湊合著寫的,爛東西不少,大多數也沒有寫完,我寫完後也沒找人檢討過,就是寫心酸辛酸地練個手感,如果想跟我討論答案適不適合,找得到我的聯絡方式的話,當然歡迎來信來訊,我在我能力跟意願許可內盡量回。至於我沒寫完或沒寫到的部分,就是我主觀認為優先順序比較後面,與這次考試相關性比較低的部分。

另外,其實為了準備這次的公費考試,我稍早前有報名外交特考練筆,模擬緊張感與手寫考卷的感覺,畢竟已畢業一段時日,動筆寫字的感覺已相當生疏,而外交特考也能約略幫助我們熟悉今年的大事。儘管事後諸葛,就考試方向而言,個人並不認為外交特考有太大的幫助,但能練筆已相當划算。

考古題與教科書:可能有人會問我這些考古題看的是什麼教科書?就我自己的習慣,基本上我不看教科書,畢竟教科書也不免曲解或斷章取義,因此我都偏向直接上網找理論的原文,這樣也能順便看看理論的生成背景與推論過程,自己寫出來的東西也可能會比死記硬背更有邏輯一點。

寫考古題的過程大致是,什麼東西都不準備,自己先憑印象瞎寫,沒有限定時間,把腦袋聯想到的內容胡亂塞進去,江郎才盡的時候,再去上網找那些看起來應該蠻重要的文章,當作複習舊聞,也當作學習新知,最後才來看看自己有什麼缺漏。對我個人而言,這樣寫才有「啊靠北沒寫到」或是「幹他的寫錯了」的感覺,記憶或推理起來的印象會更深刻。

另外,若是已經離開學校或學術機構的應考生,多少會遇到無法下載文章的窘境,除了麻煩同學以外,或許可以善用Sci-Hub這個便捷的網站。如果沒有概念要找哪些文章,那就翻翻教科書後面的參考文獻吧!

猜題與國文:最後是比較瑣碎的部分,也就是時事猜題與國文寫作,我本身其實有點時事冷漠,大部分的事情都是過眼就忘,準備起來也就是估狗2020年大事,就開始憑直覺出題給自己寫了。但最後的結果就是一題都沒猜中。此外,筆試還有國文作文,這部分我沒有準備,至少從國高中起我就沒背過什麼名言錦句(就真ㄉ背不起來......),就靠一張嘴炮變成文字硬寫。但我本身寫作的原則基本上就是邏輯通順就好,段落之間承先啟後,安排恰當。畢竟這種國考不是在寫抒情文,平常自己瞎想的詞句其實無用武之地,不如有條有理的把論點講完,那基本分也就不遠了。

面試:書面資料熟度+臉皮厚度

面試前要繳交面試資料表與研究計畫,和至多五份寫作樣本。其他資料一概不受理,即便是面試當天帶去,也不能轉交或直接交給口試委員。這個過程的負擔並不大,稍作準備便可。

首先便是準備書面資料,由於這次考的組別與考科,跟我實際的研究領域關聯其實不大,甚至與自己前些日子交換與碩士所學有點落差。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僅能將自己研究領域中,與國際組織和國際法的細微關聯挑出,並發展成一段約莫3000字的研究計畫。這段研究計畫與我申請學校的SOP基本上可說是完全不同,畢竟中英文寫作邏輯相差甚鉅,文件目的也不同,因此沒有直接翻譯。

這次的研究計畫內容安排大致如下:

  1. 破題(目前經歷與未來目標)
  2. 求學歷程與求學動機(研究能力的累積與由此發展的規劃)
  3. 研究領域與規劃(真正的研究計畫與未來申請的規劃)
  4. 未來展望(學成後的職涯安排)

其他的五個寫作樣本,我分別繳交了三份課堂報告(二中文/一英文)、一份研討會論文(英文)、還有自己的碩士論文(英文)。林林總總加起來份量並不算多,因此面試前只要把自己的書面資料看熟便可。這部分的準備方法無他,對自己雞蛋裡挑骨頭就好,順便想想作品與應考領域的連結。

個人認為面試時最重要的就是放輕鬆加上厚臉皮。面試時共有五個考官(四位老師與疑似一位官員),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時間緊迫,當時並沒有自我介紹,進入教室坐定便直接開始問答。我的研究領域與應考科目無甚關聯這點,我想所有老師都跟我一樣心知肚明,面試老師開頭便問:「你報名這我們這組的用意是什麼?我覺得你的領域跟作品都和我們沒什麼關聯欸,我們憑什麼錄取你?」面試老師用了不同的方法問了兩次,但我都用比較厚臉皮的方式,想辦法介紹跟放大自己的研究計畫,並說自己的研究領域和應考科目有很大的關連與潛力,並介紹自己過去的研究經驗,證實自己可以完成這項研究。

而接下來的問題都較容易發揮,基本上不外乎理論與個案、作品內容、預期的研究方法,甚至是對國家的貢獻(臺灣能如何加入政府與非政府國際組織)。整體下來,我個人認為有條不紊地推銷自己的想法應該最為重要,而對學門內的文獻掌握度也對我的應答有相當的幫助。總而言之,放輕鬆、放慢語氣表達想法,當作與面試老師聊天便可。

不免一個小結

公費僅僅是一個獎學金的資格,通過這項考試並不保證任何博士班錄取的機會,也不保證未來任何就職的可能,花時間考取這個資格,或許需要再三思量,更遑論這份資格換個角度來看,就是一份未來的賣身契,若以就業自由度而言,能單靠著國外獎學金完成學業還是較誘人的。

經濟景氣時,國外大學給予獎學金通常不手軟,但受到疫情影響,各國大學的獎學金與招生名額都已經受到不小的負面影響,就我目前耳聞,不少大學就算沒有停招,也預計要減招了。手上能有個三、四百萬臺幣的經費證明自己的財務能力,或許能增加上榜的機會。個人私心認為公費考試能證明的就是財務能力而無他,學術能力只會在其他文件中血淋淋地與來自全世界的申請人比較。但申請博士班除了學術能力,最現實也最重要的就是錢了,如何掌握各項資源,無疑是一道難關。

上述的文字都只是一些我的粗淺想法,若有任何想法也請不吝指教,祝各位都能在未來,於夢想的國度與城市中,追求自己熱愛的生活。Cheers!


Basic Information

  • [考試成績]

一戰 316 V153 Q163 AW 3.5 (Jun 2018) (自修)

二戰 322 V154 Q168 AW 4 (Sep 2019) (自修)

三戰 333 V163 Q170 AW 5 (Aug 2020) (參與Mason GRE課程後)

  • [身份背景] 政大外交碩畢,現為上班族
  • [英文能力] 學測 15 級分、TOEIC 935、TOEFL 108 (Jan 2018)
  • [準備時間] 2020.07.01–2020.08.09 (Mason GRE 七月平日晚上班)

為什麼想要考GRE?為什麼想出國?

我想留學的念頭頗晚萌芽,一直到我從美國交換回來後才決定一個半路出家,自己頗喜歡那種有點極端的生活環境與步調,但畢竟起步就是比人差一點晚一些,且有鑑於前次的慘痛經驗,我才想在基本面上替自己多補上幾個漏洞,事後諸葛與否暫不論,補習後的成績確實有增加,就這樣來講,下面的一些內容應該有些參考價值ㄅ

話說我還真沒印象第一次為了什麼原因跑去考GRE,考前還跑去照大腸鏡,熊熊發現死期快到就給他裸考ㄌ,成績當然也是裸ㄉ;第二次在各種論文和第一波申請掙扎下草草準備,儘管不至於難堪,但若要申請好一點的博班也是差強人意;第三次是真的鐵了心想好好準備,儘管已開始上班,可運用的時間更為零碎,但有了更強烈的動機與紀律,加上Mason的助攻,才有這樣讓人寬心的成績。

一個小結是:GRE一定得用力用心準備,隨便不得,既然這就是美國碩博班的入學評量,那我們多少也應該用考學測的態度應付這個考試,太隨便就會有像我前兩次一樣的烙賽成績,白白送錢給ET$,國外大學也不甩我嗚嗚嗚嗚嗚

為什麼選 Mason?

這裡我先shout out to我ㄉU值鄰兵們,真的是一群出眾的優秀人才,聽到他們都在Mason準備GRE,我沒試聽也沒比較,五月底退伍後就直接報名了,有個相對可靠的口碑,自己也想盡早脫離苦海,便決定透過補習增加一些勝算。其次,Mason在提供學長姐人脈的廣度是我選擇Mason的另一個原因,多認識一點人拓展自己的社交圈可以說是錦上添花,而我也的確在開始上課後多認識了一些同樣領域的人,雖然不多,但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仍是有幫助的。

字彙填空

Mason的單字本其他教材好用很多,除了比較基本的單字字首與字根以外,單字前都有加上該單字的出題頻率,頗有利於增進準備效率,畢竟準備時間有限,浪費時間在一些艱深的單字並沒太大意義,且若加上Mason在課堂上放的梗與記憶方法,雖然欠吐槽的太多,但就是會記起來,比自己瞎造例句還有效得多。

在字彙的準備上,我的方法頗單純,就是看到不會的就抄下來,抄到記起來為止。題目方面,坦白說,填空練習本我基本上沒打開過;反而,為了省時間我會盡量在上課時間抓Mason講話的空檔,把講義內的題目全部做完,超前一點課堂進度還能即時檢討;回家後除了抄單字或是把題目補完,講義我基本上不會再看第二次,畢竟考題的句構再難,考點仍多落在邏輯與單字,前者用正反推論,後者死記硬背,記起這兩點,剩下的就是用講義一層一層往上堆難度了,且講義也是有安排過的,照著練習多少能在心中建立一個應考的系統。

總之,GRE單字真的很冷僻,期刊論文都極少會出現的那種,那個難度對比差不多就像你在騎腳踏車發呆的時候,旁邊的阿北竟然在騎單輪車抓寶可夢那樣。

邏輯閱讀

GRE的閱讀內容與其是說困難,不如說是迂迴,理解這些文章不得不說需要一些耐心與方法,Kory的上課內容就是幫我們整理出這些答題邏輯,儘管我自己在考試時也無暇想這麼多,但這裡或許可以換一個角度思考。

對於英文閱讀有些程度的人來說,GRE的閱讀稱不上困難,但畢竟是考試,平常看文章沒問題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只要大概瞭解就好,有興趣的部份再去細究,但考試總是會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考點,因此,如何有意識地運用自己平常下意識會做出的判斷,並應用在回答問題上就顯得特別重要,換句話說,考試前得先懂得怎麼從大腦擷取資訊,Kory上課對我的幫助比較像是協助我運用自己的閱讀能力,有這層認知後,寫完講義也就差不多了。

[寫作(AW)]

作文算是我花的時間最少的一項,畢竟自己的論文還是用英文寫的,對英文寫作的邏輯並不陌生,加上GRE的Argument tasks有濃厚的研究方法既視感,抓東西出來批評對我來講相對容易。我也因此較晚開始練作文,大致上是從官方的兩個題庫各抓三篇來練,其他沒練到的就是大概看過,如果比較難才停下來稍微想下該怎麼應答,幸運的是,應考時兩題我都有看過,唬爛起來也算得心應手。

再來,沒事多玩TypeRacer,在此之前也可以先逼自己狂打A~Z,把字母的位置與手指的移動順序對起來,畢竟打字快一定幫助,但個人覺得更重要的是把速度穩定下來,以我自己為例,在一篇範文抄打下來,我的均速雖然可能是68wpm,但某些片段我卻可以打到108wpm,另外幾段卻可能慢到40wpm,若能將速度有效地穩定提升,不僅能增加自己的論述篇幅,也能騰出一些檢查時間,考前準備時,我每篇作文在限時內都能打到700字左右,應該還算過得去!?

數學

先感謝KH了,雖然開始接觸學術研究後,已經離不開數學,但在做題目的時候就是不會,更不用說我的排列組合基本上是空白的,印象中自己學測的時候只要是排列組合的我都空題了:GRE的數學對我來講確實沒有他人口中這麼輕鬆上手。KH提供的解題邏輯相當清晰,如果他的課有認真上,那大部分題目都是可以在30秒上下解完的,尤其是一些公因數、公倍數之類的題目,我以前都是直接硬尬,排列組合我也是爆開來數,啊還會錯,KH提供的解題邏輯一個天降甘霖。課後的部分,我把前兩本講義全部做完並檢討,第三本講義就是拿來練練手感,並要求自己每一回都壓在15分鐘左右完成,多錯幾題也沒差,檢討就好,雖然最後沒做完,但至少上課的概念都已充分複習過。

考試時程安排

當時在退伍後不久就報名Mason,真的開始準備則是在7月初上課前後,中間幾乎都把時間花在求職上。雖然當初希望在八月底九月初左右應考,但直到某次上課時,聽到Mason對著全班說七到九月都沒考場了,才發現代誌大條,雖然之後有釋出考場,能選的時間也有限,所以就挑了為數稀少的周末-8月9日,上完課給自己兩個禮拜緩衝ㄍ,雖然考試日期之臨時讓我無法參加讀書會慢慢磨技巧,但長痛不如短痛,大不了就一直痛(阿不就幸好達標ㄌ

念書的時間安排基本如下,我會在通勤時滑一些magoosh字卡,到辦公室坐定後,繼續抄單字或練數學直到九點;上班被自己的project無聊到度估的時候,就打打TypeRacer(薪水小偷ㄉ部份);下班後就去上課,在課堂上就當作念書和檢討;晚上回家後再看當天體力,但沒意外的話都會繼續念到一兩點,至於念什麼就看感覺。假日的話我基本上不碰書,電動打到爽之後就去跑攤或跟同學們一個微旅行,野野野野~這樣的時程就持續到考前了。

應考時臨場狀況

當天抱著一個「我就爛」的心情去應考,其實心情還蠻輕鬆,考場位在銘傳大學基河校區,還算方便,環境不錯但器材普通,隔板夠高,鍵盤的位置會讓手腕有點痠痛。考試的時候也是有一些字看不懂,真的不懂還沒有字根字首可以判斷的話,就先瞎猜。邏輯閱讀就只能善用題目標記了,早點做完或猜完,有時間的話再回去檢討,個人覺得還頗有效。數學方面,考到後面有點精神耗弱,越算越慢,最後兩題根本沒有時間算到,一題單選一題多選,就都用猜的了,考完看到163/170真的是把自己嚇死。

總結

我算是個考運還不錯的人,有這種成績也頗意外,總算能在之後的申請過程中少擔心一件事情,這種東西是盡快了結的好,畢竟蹲久了也跳不高,只會大腿抽筋雙腳發麻而已。如果要我給一個理由推薦大家來上這些課,我認為首先會適用於像我這種專注力極差的人,把自己微薄的專注力鎖定在課堂上,專心唸書順便上課,分心或中離的機會也小一點,考好還能寫這種內容匱乏的心得文賺一點獎學金,整個就ok了吧~,Mason GRE的效益確實夠高且值得,先謝謝他們啦~


Trump announced the US withdrawal from WHO on May 30, 2020. 60 days late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officially submitted official notice to WHO withdrawing from WHO. In light of the ongoing pandemic as well as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contempt against WHO, the withdrawal is by no means consternation.

川普在5月30日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約莫兩個月後的今天,美國正式致函WHO,表明退出的意願,新冠肺炎歸責不明朗以及川普政府對國際制度的輕蔑,這樣的結果或許不至於是個驚天動地的事件。

Trump. Of course, he will come to your mind upon seeing words like “withdraw” or “quit.” Ever since the onset of his presidency, Trump has been known for his record of exiting treatie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O). A few comments or trolls gave the credit to Trump’s ignorance or imprudence. …


前年人還在美國時,不時感到自己英文聽力之差,便誤打誤撞開始聽起「播客」Podcast,對於當時較忙碌又對內容有些挑剔的我而言,Podcast可說是一大福音,不僅可讓我在走路或通勤時維持英文聽力的練習,又可以讓我在閱讀之外持續關注國際時事或聽取講座內容,比起音樂,現在聽Podcast的頻率倒高了一點(有部分原因是因為我沒有買iTunes跟Spotify哈)。以下我大略列出數個英文Podcasts,主題皆以國際關係為主,儘管有偶爾收聽一些其他頻道,但我想以專業與能力之內來推薦,還是比較負責任一點的。

1. CSIS series


當兵期間,閱讀量意外地遽增,其中幾本令人印象頗為深刻,Stephen Walt所撰寫的 “The Hell of Good Intentions”要屬其一。與大多數國際關係相關的書目不同,這本書並無太多艱深的名詞,亦不具有千迴百轉的理論推導,反之,這是一本以描述美國外交政策生態為目的的著作。若是對國際關係理論或相關學識早有涉獵的同學,本作或許是一個下午便能消化的休閒讀物。

失敗的美國外交政策

Stephen Walt在這本書中保持他一貫的觀點,美國政府應該重視這個世界的實然面,而非它的應然面,既然不是每個國家或區域都適合民主政體,那美國就應該自制,更遑論美國近數十年來的外交政策屢屢造成意外的傷害。然而,為何美國會屢次鑄成大錯?這本書提供了一個較全面的視角,描繪形塑美國外交政策失敗的各種人事物,他們是外交政策共同體(foreign policy community),也可被統稱為「變形怪體」(blob)-看到這個翻譯的第一印象竟然是神隱少女中的無臉男.….。

MAGA MAGA MAGA MAGA MAGA MAGA

這個社群由龐大的外交與國防官僚、會員制組織(例如:Council of Foreign Affairs)、智庫、媒體與遊說團體形成,當然還有較邊緣但重要性不減的學術圈,這些社會中的行為者們積極且持續地參與國際事務,基於二戰結束、乃至於冷戰結束後的世界局勢,他們更秉持著「自由主義霸權」的信念,推廣普世的 (1). 經濟自由化與 (2). 政治民主化,並 (3). 維繫國際制度的運行(Bang! Three pillars of liberalism!),然而,若沒有美國的政經軍優勢或宰制影響力來提倡並維護自由世界,則自由世界便顯得搖搖欲墜,因此,美國作為一個超級強權不只是個需要維持的狀態,也是一個需要持續追求的目標。

這樣一個聽起來有些烏托邦的政策目標當然不會憑空出現,因此,一個更密集的社會工程便開始了-促使國內及國際社會肯認強大美國的重要性。變形怪體隨著政策擴張越趨龐大,為了政策延續性誇大威脅而不斷誇大威脅,邊緣化對自由主義霸權有所異議者,推銷與隱瞞並施以規避課責,終而導致一個承諾滿滿卻顯不切實際的美國外交政策,臃腫而蠻橫,過度仰賴武力做為決心的展示,過度自滿於美國的優勢地位,最明顯的例子便是伊拉克戰爭。如果大家記憶猶新,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或許是相當典型的自由主義霸權支持者,不斷向海外做出承諾,同時隱瞞更多醜聞-起訴多名記者,Stephen Walt詳實地記錄了更多美國外交政策圈的見不得人處。


網路上都是成功人士的經驗,有上限而沒有下限,太奇怪了我的天。在座ㄉ各位(如果有ㄉ話),我這不就來了ㄇ

顏色好醜眼睛好痛,就跟我看到拒絕信ㄉ心一樣,嗚嗚嗚嗚

分享一個失敗的經驗

去年年底,我投出共計16所的博士班申請,申請的學校皆位在美國,且皆是政治相關科系,領域皆鎖定在國際關係。然而,在當兵期間,我收到接二連三的拒絕信,最後的結果也就是全軍覆沒了(0a/2w/13r →0a/15r,另有一所學校停招)。幸或不幸,我並未能成功前往美國留學,儘管疫情持續,多少仍有些惋惜。

概略瀏覽網路上的文章,似乎沒有太多如我的案例,或許是人才濟濟,但我仍決定寫下紀錄,分享一個失敗者的視角,秀一點下限,希望讓有志於學術工作的夥伴們,有個粗淺的參考。有無價值與否,就留待各位看倌判斷了。

然而,必須坦言道,博士班申請本身便有許多未定之數,任何些微的差異,都可能帶來顯著的改變,若有不夠周全之處,還請多多指教。另外,標題所言的「敗者」僅就我申請全數落空這件事而言,而非指涉我的學經歷毫不可取,儘管我對自己的經歷有不少疑慮。這篇文章將組織如下,首先,我會概略地呈現我的學經歷,其次,我會討論我在丟出申請之前做了何種準備,再者,申請系統的操作與細節也會被如實地呈現,最後,不意外地便是我淒慘的拒絕紀錄了。

Who and what am I?

概略地描述之前,我暫且條列出我的學經歷,使客官們有些完整的圖像。

學歷:

  •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碩士,GPA: N/A (申請時,由於透過交換與五年一貫計劃,抵免31/32學分,故未有成績紀錄)
  •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學士,GPA: 4.03/4.3

研究領域:國際關係理論、國際安全、脅迫性外交、印(亞)太地區外交政策

發表經驗:研討會論文3篇

英文檢定:

  • GRE: 322 (V: 154, Q: 168)
  • TOEFL: 108

電腦技能:

  • R, Python, Stata, LaTeX

課外經歷

  • 外交部實習生、AIT實習生、校內研究中心研究助理、中研院研究助理、傳媒公司見習生*2、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交換(教育部人文及社會科學跨國學術人才培育計畫C組)
  • 校內課外經歷如系學會或模聯等,我並未列於CV,僅在SOP(Statement of Interests)及Personal Statement 或申請系統的問答上提及相關資訊。

其他:交換時修習七門博士班課程

推薦函:系上教授*4、中研院老闆、交換時的授課教授*1

就上述的內容來看,這約莫五年半的求學時光,應可算是豐富,從實務到學術,都足夠我耍幾圈嘴皮子。但退一步想,這份學經歷看來僅僅是標準的「純」學生履歷,而不若一個研究者的履歷,儘管有三篇國內研討會論文,但僅發表於國內研討會,確實不甚突出,更遑論只有一篇以英文撰寫,相較於成功投稿於期刊的論文,的確有些望其項背。

儘管如此,幾次研究助理、甚至是教育部資助的交換理應有所加分吧?確實,這個名為「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學術人才跨國培育計畫」的培育計畫,已在某種程度上肯認選送學生的學術潛能,而幾次研究助理的經驗也應證明了這個學生主動參與研究的特質,但事後諸葛,這些經歷個別來看雖然不錯,彼此之間的連貫性卻有待加強,這毋寧是如芒刺的美中不足,若各個經歷之間不具備一致性,而無研究者的定性,或許加分效果有限。

再回到研討會論文,兩篇寫於大四,另一篇則是畢業前為了生出寫作範本而寫(請看以下連結),三者皆是寬鬆定義上的質性研究,最近期的這篇某種程度上甚至寫得比自己的畢業論文還嚴謹。然而,包含那篇作為寫作範本的文章,皆不包含量化研究法或是任何形式理論,顯然與美國研究主流相背。就算是在某些學校申請時送出作為審查資料的碩士畢業論文,也僅僅使用ggplot將資料視覺化。寫到這裡,不禁想到,某所學校在面試我的時候,劈頭一問就是問我有沒有任何數學基礎...。

另一方面,個人認為最大的敗筆莫過於悲慘的GRE分數,先前交換時曾打聽,美國社會科學博士班的GRE分數,330幾是保底分數,若低於此一標準,則將大打折扣。TOEFL方面,我的口說僅有24,亦將我的資格削弱不少,某些研究所在申請時,確實已明定其入學標準,如PennState的109、或UChicago的各科26以上。或許有人會懷疑,既然分數不夠高,為什麼沒有重考呢?說來有些慚愧,當時為了及時將畢業論文及其他論文產出,而做出此一取捨,或許可說是誤算。

盡善盡美還是苟延殘喘?

既然我的申請資格如此,我便在其他方面嘗試進行改善,比如:寫作範本、SOP與Personal Statement,我皆送出進行專業編修或是請求師長同學給予建議。我將其中得來的回饋簡略陳述如下。

  • 專業編修:如果身邊沒有可得的資源協助文件修改,花錢了事當然是最快的途徑,費用依照文件字數多寡計算,如何善用此一資源需要精打細算一番。專業編修的好處在於,編修人會直接對每份文件進行文法及用字上的修改,並給予總體的建議,並盡可能地讓書寫內容讀來像「母語人士」的文章,畢竟非母語者的英文寫作不時落入「英」皮「中」骨的陷阱,而導致讀來不make sense(晶晶體一下,自己交換期間覺得寫作最重要的一件事:make sense,簡單來說是『合理』,但這個合理多少受限於用語的文化與脈絡)。然而,由於編修人可能不瞭解你的專業領域,故提供的用字建議也可能有失準確,而需要自行斟酌,但就這點而言,在事前進行完善的溝通,或許可以解決問題。
  • 師長與同學建議:建議要找有批判性的師長或同學,申請博士班的時程頗為急促,若稍作保留便可能浪費許多時間。師長與同學給予的建議某種程度上是比專業編修更重要的,師長與同學由於在相同領域,不僅可以給予研究方向上的建議,更能給予較主觀的評斷,判斷我們有無可能是值得收的學生。而在尋求建議方面,個人更推薦向頻繁出國、剛回國的師長尋求指教,儘管有些老師德高望重,授道解惑不遺餘力,但學術圈的變化之快速不比其他產業界慢,畢竟,資訊還是新鮮的好。

曾收到一個較重要的建議是,SOP盡量寫的像一份完整的研究計畫,要有研究問題、方法、規劃以及評估,而若開頭的研究問題看來「無聊」,那這份文件可能就要沒入深淵了。至於如何評估無聊?這必須隨時跟進他國的學術研究進展,坦言道,台灣所注重的研究領域與方法,在國外有很大的機會是不被注重、甚且是過時的,這點在交換期間的感受尤其深刻,總覺得自己熟悉的議題像是從70年代穿越來的,更遑論自己在研究方法的認知不足了。

至於如何不無聊呢?密集地關注時下研究毫無疑問是相當重要的,除了當期期刊論文,個人認為更重要的是各個學者正在進行的研究,畢竟期刊論文經過反覆審查,直到刊出,或許可能已經「不新鮮」,相對地,各個學者個人網站上的working paper或者新刊出的研討會論文,反而更可能彰顯這些學者正在關注的議題,針對這個方向草擬,或許能有更大的效益。

然而,善用這些資訊得需要充足的時間,無論是消化、應用、乃至於提出批評,往往,自己的研究領域也不見得完全與申請系所或是教授的領域完全重疊,在這個時候,能做到的就是盡可能地與POI(Person of Interests)連結。意識到這一點,我針對每分SOP做出修改,客製化每份SOP的數個段落,而不修改主幹,惟這樣的方法雖然有效率,然若研究領域較為冷僻,則功效或許有限。

Click “Submit” and “Pay”

在準備好各個文件後,便是繳交申請資料了,這部份較為公式化,太過細節者我便不多提。申請開始時間約在9月到10月,截止時間約莫在12月1日到隔年1月15日之間,相當緊迫啊~

首先,每個學校都需要註冊一組帳號密碼,才能進入申請系統,每個學校系統不一定相同,所需填寫資料也不同,故需要花上一定的時間完成,少則填寫基本資料,多則填寫各式各樣的問答,最快的半小時左右可以完成,麻煩一些的系統或許需要一到兩小時完成。建議是,九月初就將各校帳號註冊完成,並開始填寫,無論自己的申請文件是否完成。同一時間,試著統整申請文件要求,畢竟各個學校官網的格式不一,最快的方式莫過於統整申請頁上的資訊,無論是文件長度或是成績繳交方式等。

再者,需要繳交文件的不只是申請者,另一個需要繳交文件的是推薦人,由於推薦人多為公務繁忙的教授,有時教授事情一多就忘了,這時便需要臉皮厚一些,向老師催繳,由於現在的推薦系統皆是線上進行,雖然能夠在申請截止日期後繳交,但其所需填寫的內容不僅止於推薦信本身,故能盡早繳交是最好的。再另一個需要繳交文件的是ET$,多數系統需要由ET$遞交的成績單,請盡早上網ET$官網下訂單送出成績,送達時間有時長達一個月。而上述的文件越早到越好,畢竟,缺少任何一個申請文件,申請學校都不會開始審查。有些學校早在十一月中就已開始審查程序,而行政程序與文件審核也需要時間,盡早完成總是好的。

最後便是繳交申請費,每所學校的價格不同,從65美金到140美金不等,準備好卡,除非能夠申請到申請費豁免,不然就給他刷下去吧!

在這之後,無論是線上面試,或是郵件通知,都請睡個好覺吧!申請的過程冗長而疲勞,誰都需要好好地休息!至於我則是馬拉松式地開始為自己的碩士畢業論文收尾,直到隔年年初才鬆了一口氣。

We regret to offer…

放榜時間約莫為一月中到四月中,就如同本篇文章的標題,我天大的魯蛇啊~還沒加入學術圈就收到這麼多rejection,真的懷疑是不是來自上天的暗示了。但是仍有其中一所學校給予我面試機會,兩所學校將我加入候補名單,其中一所學校甚至有教授親自聯絡我,可見候補名單的仍有程度之分,但兩者皆未明確告訴我他們是否有進行排名。這時候,收信期間只能加緊排定自己的Plan B了。

至於拒絕會是什麼感覺呢~一張截圖讓大家想像吧!


「抖」,發這種文就是小怕一波,一小篇的零散紀錄,記下一些難得的體悟,尤其在「還願」風波之下,突破宏觀的看法以進入微觀的脈絡,稱不上價值中立,但確然有趣。

應該是約一個月前,在同學住處酒酣耳熱之際,被問到國際政治的相關問題,一如往常地酒後思緒更加清晰,面對各式問題我也就無所顧慮地開始分析了,但話鋒突然一轉,話題霎時被領到了兩岸問題之上,現場還真不少中國學生,當時花了五秒評估一下自己該採用的語調,便開始談起了各種議題,從太陽花、白色恐怖、共產主義、民主與經濟等。

細節當然不外乎是吊書袋的分析,但談下來其實愈發有趣,對話過程竟然出奇的平靜、甚且有條有理,儘管立場大相逕庭。

微觀的語境,個體的情緒

如果很概括地講,現時的兩岸關係討論是相當典型的現實主義論調:對抗、生存、權力,此一論述主題確實反映了台灣當下看似樂觀卻處境維艱的外部結構問題,但相當可惜的是,這樣的一個語境,確實簡化了政治討論應有的面貌,去人性化且政治單元化的語境,在以人為本的日常政治互動中,經常獲致「不經意」的結果。

回到方才提及的討論,來自北京的那位學生說出一段相當有趣的話,至今仍覺得有趣:「你們講的問題我們也知道,我們也知道我們的問題在哪,這tm這麼明顯我們看不出來?但在那裏談不起來,一群同學聚起來講,那個『情緒』講到最後,結論都是一樣的,跟你們講才有趣。」(雙引號並非語氣加強,僅做行文標誌用)

當下這一講,情緒倒真是個恰到好處,卻又難以言表的切入點,個體情緒的堆疊,是否真能與中共政府的冒進與獨斷畫上等號?

另外一位中國同學的反應則是有所不同,他的問題基本上都是「為什麼」?而這樣的問題儘管回之以各式各樣的回答,簡單的、複雜的、溫和的、激進的,他始終無法理解現時台灣較年輕一輩的思緒,似乎是拼圖在手、卡榫卻顯得離異。

「傷害中國人民的情感。」

這句話從耿爽、華春瑩等人口中出來,總有些形式上的空洞感,反倒在微博、知乎這樣的網站上顯得更真切。

這兩天赤燭遊戲所發行的「還願」可說是在兩岸話題中炒出了新的高度,畢竟這個話題觸碰了兩岸之間甚少觸及的領域:電玩,儘管首日聲浪甚為兩極,但隔日卻逐漸出現了些許不一樣的看法,亦即,「支持赤燭」是否佔有道德制高點?確實值得商榷。

赤燭或許值得在一個人權、法治、言論自由的層次上獲得支持,而且絕對應該獲得支持。但在這樣一個略顯馬虎、而戲謔的失誤上,這樣的支持就顯得有些困阨了。由一個對體制的批判出發,這樣的戲謔在各種文學、電玩、影視作品上比比皆是,而體制對此的限制理應受到批評與懲處。

然而,正是在這樣的一個體制下,眾多出於遊戲愛好的玩家,在無意中遊玩並推廣了這樣一個嘲諷不正當體制的作品,後果所帶來的成本與無奈,或許才是他們被傷害的「情感」。或許有人可以說這是小題大作,自秀下限,但同樣的這樣一個侵入式的無心玩笑,對於人心惶惶的那諸多個體,是偌大的落井下石,畢竟這樣的作品,不可能在這麼高的討論度之中,還獲得去脈絡化、純藝術的討論,畢竟外在的敵對環境本就如此。而這個政治敵對所產生的另類商業「套利」的可能性便是另類的討論了。

Misperception and Intentionality

但這僅僅是失誤,我也選擇相信這是失誤,畢竟不少人對「對岸」的瞭解皆來自網路留言的批判,或是媒體新聞的醜化,甚或是冠冕堂皇的推捧。甚少人有機會、甚至願意,不帶成見地與來自對岸的他們討論話題,但話及成見,這是否又是另一種成見呢?

而非親身的形構不僅容易受到扭曲,更容易受到外在因素的操縱,兩岸皆然,無人得以自外,中立並不存在,集體的情緒不見得可以與政府國家的「主義」畫上等號,但集體的情緒對於個人做出外在環境的判斷,確實有所影響,但就算如此,雙方仍多是本著善意、甚至無意出發。真正的惡意往往來自,掌握資訊、斷明情勢、明瞭趨勢的那群人,有意而為之,那才是真正的惡意。

這一年下來,看著政治討論的成長,往往覺得幸運,卻又同時見到社群建構往往歷經的排外階段,在大環境的桎梏下,我們似乎也難以逃離語境的枷鎖,幾年來對政治討論的人性期待,似乎也越顯的膚淺而粗糙,然而這樣的討論在對抗顯然的大環境下,便如風中殘燭了……

政治議題的討論

這次寫的東西,自己有些擔心起爭議的,平常頗迴避這樣的話題,但隱隱覺得,看著同溫層的討論,喊著人性的同時,卻不經意地將特定族群去人性化,看來總有些駭人。一個小小的看法是,政治分析固然在層次上必須簡化單位,比如,專注在國家或政府,兩岸關係的語言,便是中共與台灣、中國與台灣、習近平與蔡英文,這樣的象徵性簡化或是分析便利取向;但在日常的言語中,「有人味」的討論我想是不可或缺的,亦即帶入生活經驗與政治思想的實際互動。當群起效法前者,卻又畫虎不成,不正是另一種鍵盤專家嗎?

C. Fun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